首页>民族故事>详情
基诺族盖新房的传说 “三子祭父”
2018-02-12 17:35:43 作者:佚名    责任编辑:仓海霞

基诺族盖新房的传说 “三子祭父”

基诺族民居

  传说很早以前,基诺族有户人家,母亲早已去世,家里只有三兄弟和一个老父亲。三兄弟成人后,嫌老父亲年老多病,把父亲抬去卖,但转了几个寨子都没人买。他们遇着一位白发老人,老人问三兄弟:“你们把父亲抬到哪里去?”三兄弟说:“我们的父亲老了,会吃不会种,我们把他抬出去卖了。”老人指着树上正在给小鸟喂食的老鸟说:“你们的父母亲也是像这样把你们喂大的,现在他老了,你们就不要他了,这种事要不得啊!我说,你们还是把父亲抬回去,好好地养着他。”三兄弟见天色已晚,只好把父亲抬回家。

基诺族盖新房的传说 “三子祭父”

基诺族·民居建筑

  后来,老大、老二又想了个坏点子:把父亲带到江边,乘晚上睡觉时把他推入江中。老三想起白发老人的话,想起父亲对自己的好处,不同意大哥、二哥的做法,又不敢反对,只好提出自己挨父亲睡。晚上,等老大、老二睡熟后,老三把一袋苦荞拖到江边,把苦荞推进江中,故意惊叫:“不好了,阿布(父亲)掉进江里了。”第二天,老大、老二发现父亲没有死,打了老三一顿,决定瞒着老三把父亲整死。老大、老二走后,老三把父亲背回家。父亲心里想,总有一天老大、老二要把自己整死,死后老大、老二会待老三不好,就告诉老三,叫他在大篾箱的底下装旧衣,上面装新布,小篾箱的底下装新布,上面装旧衣;把烫过的谷种放在大篾箩里,把没烫过的谷种放在小篾箩里。老大、老二背着老三把父亲推入江中淹死后,各自拿走了大篾箱的衣布和大篾箩的谷种,把小篾箱的衣布和小篾箩的谷种分给了老三。

基诺族盖新房的传说 “三子祭父”

基诺族木构建筑

  开春,老三在自己开垦的地里撒下谷种,谷子长得很好,老大、老二的谷种撒下去后,连芽都没发。老大、老二请“白腊泡”(巫师)占卜看卦,“白腊泡”告诉他们,是父亲死后没安葬好。要把父亲的尸骨找回来,好好安葬,日子才会过得好。三兄弟来到江边,老大拿来挂着金子的渔网,撒了九天九夜,没有捞着父亲的尸骨。老二拿来挂着银链子的渔网,撒了七天七夜也没有捞着父亲的尸骨。老三用自己亲手编织的粗棉线渔网,撒了三天三夜,就把父亲的尸骨捞上来了。三兄弟去问“白腊泡”怎么安葬,“白腊泡”说,由老大给父亲盖一间新房,杀一头黄牛祭祀父亲,才能消除灾难。搬进新房时,老三到父亲的坟地,用灯台木做了一小木棺作为父亲的象征,拿回家放在新竹楼里,用竹箩装好,放在“黄牛柱”(祭祖时特有的木柱)的上方梁上。从此,三兄弟的日子就渐渐好了起来。后来,基诺族凡父亲已故的家庭,长子盖新房时,要用灯台木做一个小独木棺象征父亲,还要杀牛祭祀。这种习俗,一直沿袭至今。

古建风采
古建档案
分支机构 更多
热门点击